*世代二元對立 青年更無未來

2017033016:31
行政院日前發布的廣告文宣裡,沒有內容卻只有分化性的指涉:「為孩子改年金」,利用世代間的矛盾,挑撥世代的情感,引起各界的撻伐,被迫悄悄移除連結。然而,它已經給年改造成的世代創傷,再次抹上一層鹽巴,而且這次連孩子都不放過。

 

在高齡化且資源不均的社會,世代公平或世代正義,一直是大眾所關注的議題。早在十多年前,法國有一群卅多歲的經濟學者和社會評論家,聯合少數戰後嬰兒潮、不滿社會現狀的知識分子,呼籲要關心世代間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

二○一一年,英國保守黨議員兼大學與科學國務大臣戴維.威利茨(David Willetts)也指責,嬰兒潮世代偷走了孩子的未來。這些人掌握社會的財富與權力,導致年輕人工時長薪水少,還要繳更高的稅額;不但買不起房子,還要負擔一大筆國家照顧老人的債務。然而,也有人諷刺問他,為什麼不提政府調漲學費的政策,導致許多年輕人必須舉債就學。

英國有一個「世代公平基金會」,主張立法保護年輕一代和後代子孫的權利;歐盟也定期發布代間公平指數,顯示年輕人處境如何年年退步。他們認為老人得到越多,年輕人剩下的就越少,養老金就像金字塔的騙局,年輕人幫老人付錢,卻等不到回報的一天。

這種二元對立的思維,加深世代的矛盾和緊張,讓老人背著愧疚的心,深怕自己成為後代的負擔,也讓年輕人更加排斥老人,同時對自己未來的老年產生焦慮。

法國社會學家克勞迪.阿堤亞—唐福和莎拉.阿伯爾在其著作《世代衝突的迷思》中,挑戰這種二元對立的世代矛盾。她們運用生命周期的概念,計算一生的貢獻與所得,建立人生資產負債表,進行「世代清算」,發現嬰兒潮世代的付出並不比所得少。她們認為近幾年世代衝突的問題,原因在於公共支出的惡化,老人只是資源有限競爭下的代罪羔羊,養老金的惡鬥剛好趕上經濟衰退的風潮。

其實,世代公平的概念,是建構在世代互惠的基礎上,是一種維護家庭社會倫理的社會契約。二○一二年法國總統大選期間,就提出「世代契約」的概念,以生命歷程來解決世代危機。他們賦予中年世代道德責任,認為中年人是搭起老少差距的穩固橋梁,如果中年世代可以扶老攜幼,人們就可以在生命脆弱的時期,受到良好照顧與保護。同樣的,他們也就不用擔心年老時的淒涼。

目前台灣年輕人的艱難處境,並非現在的老人所造成,而是國家在政治惡鬥、經濟衰退、教改偏離、財稅失當、公共支出氾濫下的結果,讓年輕人失去機會、失去能力,也失去未來。政治人物若一再利用年輕人的傷痕,不斷加深世代的仇恨和鬥爭,不但不智,也不道德。

行政院製作「不公義年金一定要改」電子文宣引發公教團體抗議。 圖/取自網路 行政院製作「不公義年金一定要改」電子文宣引發公教團體抗議。 圖/取自網路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2373118?from=udn-catenewnews_ch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