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以大躍進方式搞能源

2016081514:54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0814004177-262101

民進黨政府的能源政策核心,是以全面廢核的非核家園為核心。(

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最是迥異前朝的政策,對外是兩岸與外交政策,對內是以供電為核心的能源政策,前者負面衝擊已現,後者的負面效應才要開始,民進黨意圖以形如大躍進方式推動其能源政策,而且其造成的整體成本概略估算可能超過2.5兆元。

民進黨政府的能源政策核心,是以全面廢核的非核家園為核心,衍生出要快速增加再生能源發電的比重。目前不計封存的核四每年可以產生的193億度電,核一到核三的核電每年發電量概略為400億度,占供電的16%到18%。全面廢核後要大幅增加太陽能與風力發電的比重達20%,民進黨的能源政策中指是要以乾淨永續的再生能源替代核電。

如果以財務面計,核四花了3000億元,最後不發電就直接廢除(或永久封存),當年花了差不多2000億左右蓋其他核電廠,不換算成現值計算的話,全部廢除成本就是5000億,加上4座核電廠除役預計要花近1000億元,全面廢核的代價概估是6000億元。發展再生能源替代,依照民進黨能源政策的估計,太陽能發電要投資8000億,離岸風力投資5000億、陸上風電720億,因此至少要耗費1.37兆元,這個數字尚不包括如土地費用等成本。在經濟部把再生能源數量上調後,這個數字還要再增加。

但實際的成本遠高於此,因為再生能源不穩定,陰天、夜間、無風之日,再生能源發電量甚至可能降到零,因此實際上是不可能替代可穩定24小時發電的核電,無法作為電力基載用。所以政府還是悄然規畫增加火力發電以擔負基載之用。例如原本已胎死腹中的深澳電廠機組更新計畫敗部復活,經濟部為了「保供電」兼顧「促投資」,恢復這項計畫,工程預算約1000億元,完工後年發電量約80億度。如果政府要補足廢核後減少的400億度基載供電,估計至少要投資火力發電5000億元以上。

把全面廢核的6000億代價,加上建構再生能源的1.37兆,再加上增加火力發電的5000億以上花費,為了民進黨的能源政策,台灣要承擔的成本差不多至少要2.5兆元;花了這筆龐大的經費後,我們得到的是與現在一樣的供電,這種做法只是為了滿足民進黨廢核的神主牌,豈不愚蠢?

再拿一個個別案例比較,即可看出此做法之不智。政府要花1000億推動深澳電廠新機組工程,每年增加80億度的發電,但現在無法重啟的核一廠一號機,年發電量就達50億度,加上同樣被卡住、發電量更高的核二廠二號機,兩者的發電量超越深澳新電廠。這1000億元豈不花得冤枉?

政府急切推動再生能源,要農委會大量釋出農地「種電」,預估大概要3萬公頃;為了支撐再生能源,金管會要排除《銀行法》第74條對銀行投資非金融事業的限制。前者造成生態災難,後者增加金融風險,政府想讓再生能源「大躍進」,顯然已到絲毫未考量可能造成的不良後遺症之地步了。

至於政府強調拉高再生能源比重,可望帶動台灣綠能產業大步發展的說法與期望,也必須詳加檢視。台灣現階段並無風電的技術,未來能否讓技術與生產生根尚待觀察,而且至少需時5到10年以上方能見成果。台灣已擁有的太陽能產業,坦白說,未必是一個「好生意」;不僅國內台積電、聯電、友達、茂矽等多家過去曾投入太陽能產業的大型科技廠商,在近1年內已先後退出,即使國外先進國家的大型龍頭業者,亦不斷傳出虧損、破產、倒閉或退出產業的事件,政府想藉能源政策拉抬產業之效益讓人存疑。

台灣經濟低迷,民間投資逐漸枯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企業對未來缺電風險難以安心,而且未來電價必然大漲。新增火力發電都要使用成本更高的天然氣;政府大推再生能源,台電必須給予遠高於平均每度2元多的收購價;目前台電每年補貼再生能源金額大概50億元,依台電前董事長黃重球的說法,再生能源比例拉高後,每年大概至少要300到500億元,以一般保證價收購20年計,這筆補貼費至少在6000億到1兆的費用,加上整個能源政策超過2兆元的成本要攤提回收,電價豈能不漲?

這一切的根源在民進黨難以放棄全面廢核的神主牌,經濟部已命令台電撤回核一延役申請的公文,正式走上除役之路,核四不封存而要直接廢除,這些都是不歸路,未來很可能讓台灣能源供應出現災難,屆時悔之已晚。如果民進黨不顧專業、不管現實,堅持走這條路,台灣未來不僅供電可能出問題,民間投資與經濟也都要承受衝擊,蔡總統與林院長及民進黨諸公,實在該再深思,別讓台灣「沒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