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與忍冬的交響曲

2014082723:01

 

日本忍冬花色繽紛。
圖/周芬娜提供

 

中國忍冬,又名金銀花。
圖/周芬娜提供

 

有機草莓忍冬沙拉。
圖/周芬娜提供

夏日炎炎,又是吃「草莓忍冬沙拉」的季節了。北加州去年的春天特別長,到了六月底仍然很涼爽,加上豔陽高照,草莓結實纍纍,我每天清晨都可以採上一盤。鮮吃之外,還可以做成草莓果醬,拌著原味酸奶食用,就是我的健康營養早餐。

草莓是原產美洲的多年生草,也是菜園中最有裝飾性的植物之一。我後園裡種了十幾株草莓,有大、小兩個特殊培植的新品種。我的後園陽光充足,長得意外的好。它是薔薇科的多年生植物,耐寒而經冬不死。春夏時綠意盎然,生氣蓬勃。秋天時葉片轉成橙紅,秋色醉人。葉片枯萎後進入冬眠期,等待著驚蟄。每當第一場春雨降臨,草莓就會長出嫩綠的新葉,開出雪白的小花,四月底就開始結出鮮紅的莓果,五、六月到達盛產期,採之不盡,吃之不足。

我家菜園中的草莓是我特選的兩個新品種:一個品種植株矮小,葉片茂密,莓果雖小,滋味較為甜濃。那些小莓果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看起來像小紅寶石,而且它們大多躲藏在密密的葉叢裡,蝸牛或螞蟻都看不到,收穫量高達80%。另一個品種是植株高大的大莓果,看起來可就像巨型的紅寶石了,讓人眼睛發亮,不禁想咬上一口;況且它的莓果大多高懸在綠枝上,離地有幾公分高,蝸牛或螞蟻都吃不到,收穫量也高達80%,令一些自種草莓被螞蟻或蝸牛吃光光的園友很是羨慕。

這些有機草莓的滋味真是好得令人難以形容。那是一種截然不同於超市草莓的香氣,濃郁香豔得令人愛戀癡狂,難解難分。我有時早上起得稍晚,就看到有些成熟貼地的莓果不幸已遭蟲吻,缺了一角,真如白璧之玷,令我捶胸頓足。但我仍堅持有機栽培,絕不願噴灑農藥。對超市草莓過敏的老公,吃了我的有機草莓居然平安無事,他好興奮在與草莓暌違三十年後,又能重溫舊夢!

草莓除了鮮吃外,還可以搭配日本忍冬拌成水果沙拉,滋味意外的好。忍冬花(Honeysuckles)分為兩大類:中國忍冬和日本忍冬。中國忍冬的花朵時常一黃一白的對生,因此又名「金銀花」,它耐寒又喜歡涼爽的天候,才被命名為「忍冬」。但我家那株日本忍冬的顏色卻是外紅內黃的,顏色嬌豔,可就不適合稱為金銀花了。日本忍冬的香氣比中國忍冬稍淡,但甜意更濃,像是蜂蜜的氣息。

日本忍冬,又名貫葉忍冬、串葉忍冬,原產中國和日本。常綠藤本類,半常綠性,花桔紅色至深紅色,也有淡紫色的,可以從晚春陸續開放到深秋,花期比中國忍冬長,而且會結紅色的漿果。它喜歡溫暖和陽光充足的環境,耐寒性強,不但耐蔭,也耐乾旱和水濕,對土壤又要求不嚴,在深厚肥沃的沙壤土中生長旺盛,在我家長得極好,花期長達半年,藤葉在寒冬仍是綠油油的,令人精神振奮。

我為什麼不種中國忍冬,而改種日本忍冬的緣故,是因為日本忍冬的花朵很甜,可以入饌;中國忍冬的花朵甜味較淡,只能拿來泡茶。經過兩年的環境適應,我那株日本忍冬終於長得藤蔓纏綿,枝繁葉茂的纏繞在欄杆上,開出許多花來。那些飽含蜜汁的甜美花朵,引來了蜜蜂和蜂鳥,使得後門陽台生氣盎然。

我因此發明了一道可口的夏日沙拉:草莓忍冬沙拉。材料是草莓、臍橙、椰絲、日本忍冬花各半杯,做法很簡單:只要將草莓,加州臍橙洗淨,切塊瀝乾。再將日本忍冬花洗淨,去除花蕊,洗淨瀝乾。最後倒入椰絲、日本忍冬花拌勻,即可食用。有一次我所創立的書友會聚會,共讀某本台灣的飲食文選,我帶了這道有機花果沙拉跟書友們共享,大家都說色澤豔鮮,香濃味甜,吃得盤底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