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的時候

2014052610:58


 
 



想你的時候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說,“我想你了”。

想你了”, 想你的什麽?

“想你了”,意味著什麽?

或許,很多女人都會思考這個問題,除非一句“想你了”,讓她昏了大腦、失了理智。

同樣的三個字,涵義卻會天上地下。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血緣。

嚴父愛女、慈母念兒,但這似乎不在今天所說的範圍,就別瞎扯了。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愛情。

戀愛的季節,“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男人想女人,是一種甜蜜的思念,無論是想女人的男人,還是男人想的女人,都一樣幸福。

這種“想”,是戀人的思念,即使面對面,依然會想念。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責任。

婚姻如水,或許淡而無味,天天喝沒什麽特別的感覺,一天不喝就有了強烈的感覺。

婚姻中的男人想女人,更多的是一種責任,是對妻子的牽掛,是對家庭的負責。

這種“想”,會讓平淡的婚姻註入生機,即使沒有了激情,卻有了濃濃的親情。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友誼。

同窗之誼、好友之愛,會讓我們在人生的道路上遠離孤獨、戰勝寂寞。

偶爾的一個電話,輕輕的一聲問候,都代表著深情厚誼。

這種“想”,會讓我們時時體味到這個世界上無時不在、無處不存的關愛,即使一無所有,卻還擁有朋友。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情愛。

先有愛再有情,叫愛情;先有情後有愛,叫情愛。

很少有人公開支持情人的身份,但,也很少有人能夠阻止情人的存在。

無情的“愛人”,促成了有愛的情人。

為了家庭的責任,犧牲了自己的追求;

可是,為了激情的釋放,又“辜負”了自己的家庭。

這種“想”,似乎在飲鴆止渴,卻依然泛濫。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依靠。

男女之間,不止於血緣、也不止於**。

網絡的蔓延,讓所謂的紅顏、藍顏加速滋長。

人的欲望總是無邊,有了親人、有了愛人、有了家庭、有了孩子,卻依然感覺存在缺憾。

紅顏的暗戀、藍顏的默念,似乎讓我們尋覓到了與愛有別、與性無關的另類情感。

這種“想”,或許更加不思淫樂、不圖回報,雖然另類,卻也新鮮。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玩樂。

世界上有了男女,便有了淫欲。

總有一些男人,像無聊的磁鐵,到處尋覓跌落的鐵末;

也總有一些女人,像空虛的鐵末,情願或者不情願地任由磁鐵誘惑。

這種“想”,只是為了本能的玩樂,純粹為了淫欲的滿足,與愛沒關系、跟情不沾邊,更像是饑餓的蒼蠅追逐有縫的臭蛋,或者是殘忍的獵人捕殺無知的小鹿。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金錢。

慣性的社會思維,本來是“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可事物總會有其兩面性,總會有一種男人要改寫歷史,為了金錢,去征服(或者是甘願拜倒)少數征服了世界的女人。

這種男人,即使長得很黑,卻有一張“白臉”。

這種“想”,更像是一種交易,既沒有想關懷你的人,更沒有想走進你的心。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寂寞。

上天的錯誤,總是讓男人會想女人。越是寂寞的男人,越會想念女人。

為了排遣寂寞、填補空虛,男人就會尋覓可以消愁解憂的女人,或許,並不純粹是為了肉體的愛撫,也不純粹是為了欲望的安慰。

但是,寂寞過後,故事的結尾基本上都是悄然離去。

這種“想”,或許刺激,但很乏味。

有的男人想女人,是因為……

這種“想”, ……

“想你了”,字數很少,涵義頗多。

我們不能怪罪漢語的紛繁和深邃,要怪,只能怪我們自己的復雜和虛偽。

所以,女人,如果有男人說“我想你了”,多看他們的心,別看他們的嘴。

所以,女人,如果你也在想“想你了”的男人,別急著回應,靜下心來,再想想你們是否真的想到了一塊!



                                
       
 
             



             音樂:《真的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