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能源 中研院建樹何在?再生能源,德國能 台灣…台灣為何不長進?

2014050823:05

核四風暴愈演愈烈,在反核「人格者」林義雄搞出無法查證的絕食秀之後,核四等於實質停建,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副院長王汎森及陳建仁等25名中研院院士,4月27日〈對核四問題的看法與建議〉連署書,建議核四應透過朝野同意且題目合理設計的公投辦法尋求共識後,再決定是否續建及運轉。

江宜樺早在去年3月就宣布核四續不續建將交付公投,當時中研院可是表面鴉雀無聲,暗地裡反對的。結果1年之後,中研院又支持核四公投了?

 

翁院長選擇表態的時機,啟人疑竇!

這份聲明表示,「台灣對於核四我們缺乏足夠的風險評估資訊與發展條件,也缺乏決心去發展其他替代能源。」就更讓人覺得奇怪,中研院有31個研究所,光是數理科學類研究所就有11個之多。既然中研院忝為國家最高學術機構,每年預算高達百餘億,怎會對替代能源的發展毫無建樹?還反過來指責政府沒有決心?這麼多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中研院,這麼多年到底在做些什麼?

1994年李遠哲接院長後,我們看到院長到院士,一再把手伸進政治,搞教改,喊政治口號幫政黨助選,在學術上的成果呢?李遠哲卸任院長交棒給翁啟惠之前,還修內規,聘自己為「特聘研究員」,每月50萬月薪領一輩子,讓人嘆為觀止!

與其要廢核四,不如先考慮把中研院給廢了,每年省下的幾百億,拿來發展替代能源,逐步取代核四,或許對台灣還更有幫助呢!

再生能源,德國能 台灣…

六日「停核之後鋪設能源大道」一文,筆者認為恐有誤導大眾之疑慮。

電力系統需要具彈性且快速調配的電力,但風力和太陽光電等再生能源卻只能視天候狀況來決定何時發電,完全無法自行調配。因此再生能源占比較高的國家,電力常須仰賴跨國電網與鄰國互通有無,也常需要維持相當高比例的備用電廠,來確保供電穩定,所以無法大幅減少傳統電廠的裝置數量。因此再生能源目前仍無法取代傳統電廠。

 

台灣地狹人稠,陸域風力發電已趨近飽和,即使鼓勵人民投資發電獲利,或可避免民眾抗爭,陸域發電可再發展之潛力亦相當有限。而太陽光電則成本仍高,如過度開發恐造成電價快速上漲。

很多主張德國電費沒漲多少的,都是把稅分開看。如只看電價,一九九八到二○一三年德國民生電價才漲十一‧七%;但如把再生能源附加費等稅額加進去看,就漲了六十八‧五%。德國能源轉型,必須付出的代價就是相關支持再生能源發展的稅金快速成長,再生能源附加費即從○‧○八歐分快速成長為五‧二八歐分。德國目前電價仍是美國的二倍多。

德國已著手修正再生能源法,大幅調降再生能源發展目標,以減緩電價暴漲問題。我國目前陸域風力裝置已趨飽合,其他成長較高的再生能源如提早大量投入,仍將造成電價大幅上漲。

儘管德國為電力淨出口國,但仍需仰賴電力進口來確保電力供需的穩定。德國靠著跨國電網,在電力供應上可與鄰國互通有無,自身電力生產過剩,可以輸出給鄰國,而當再生能源受限於天候供電吃緊時,則向鄰國購電,因此跨國電網正是德國得以大力發展再生能源的重要條件之一。

此外,德國的電力可以淨輸出,部分原因乃為平衡再生能源的不可控制性,例如白天日照強或有風時,若電力供應大於需求,則必須將額外的電力輸出鄰國(以低價賣出,或甚至花錢送出),以維持國內電力網路穩定;反之當夜間無日光或風力低時,就得用較高價向鄰國購買(各國都需要用電時,電價自然較高),故電力淨輸出並不一定代表電力淨盈餘。

德國在二○一一年廢除部分核電廠後,雖然再生能源發電增加,但燃煤發電亦增加了二一九億度電,成長約八‧六%,造成二氧化碳排放增加。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德國設定二○二二年廢核目標,目前仍維持十七至十八%的穩定電力來自核能電廠。

筆者完全贊成國內可以發展再生能源,然其不穩定、效率低、價格高等限制有待克服,故須同時兼顧其他能源之互補利用。台灣九十八%以上能源仰賴進口,更無鄰國可連接電網互通有無,若貿然倚賴再生能源恐怕嚴重危及供電穩定性。
台灣為何不長進?

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呼籲,更積極發展再生能源.

政府宣布核四停工之後,台灣的能源政策何去何從?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日前在立法院指出,台灣的能源多仰賴進口,必須發展自主性再生能源;台灣有優良技術,要發展再生能源並不困難,但政府缺乏決心,設定目標遜於各國,投資比率全球最低,他並語重心長問道:「台灣為何不長進?」

思考發展替代能源

 

核四停工之後,台電表示,未來電價上漲1成算很客氣;經濟部表示,如果核四停建,核一、核二、核三逐步除役,未來電價要漲4成。不過,去年台電首長在立法院答詢時說了真話,「無論核四蓋不蓋,電價都會上漲。電價調漲與核四停建與否是兩回事。」因此,企業界須做好最壞的準備,無論有無核四,過去長期享受的低廉電價時代結束了。

台灣的再生能源為何不長進?或許最簡單的答案是因為核四。這些年,政府不斷強調核能的各種優點,唯有核四續建才可以讓工商企業界、民眾享受最低廉的電價。在核四續建的前提下,既不穩定又昂貴的再生能源自然被擺在一邊。

如今核四停工,各界必須重新思考發展替代能源的可能性。翁啟惠指出,台灣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比重僅2%,產生的電力占總電力4%,遠不如歐洲、大陸和日本等;台灣如果從現在開始發展再生能源,到了2025年可能達到總能源比重的15%,產生電力可達總電力使用的30%,以台灣的技術能力,大有可為。

歐洲各國發展再生能源最積極,歐盟早就設定2020年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比重達20%的目標,儘管債務危機重創歐洲經濟,歐盟各國2012年再生能源占比平均為14%,比前一年增加1個百分點。目前有多個國家超越歐盟總目標,例如瑞典再生能源占比高達51%,拉脫維亞達35.8%、芬蘭達34.3%、奧地利達32.1%。

歐洲各國發展再生能源,並非一步到位,而是由政府帶動投資與研發逐年成長。以瑞典為例,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比重從2004年的38.7%成長至今超過5成,每年增加1%以上。義大利則從5.7%成長至13.5%,每年約增加1個百分點。

儘管各國發展條件大不相同,但如果政府沒有決心推動,再生能源很難大幅成長。

建立自主能源系統

發展再生能源,除了建立自主性能源系統,並可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為減緩地球暖化的危害,聯合國開始為下一個15年訂定全球永續發展目標,其中,發展再生能源是重要項目。做為地球一分子,能源主要依賴進口的台灣,當然不能逃避這項責任。發展再生能源,不僅為了這一代,也為了下一代。
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呼籲,更積極發展再生能源。(圖/劉宗龍攝)

政府宣布核四停工之後,台灣的能源政策何去何從?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日前在立法院指出,台灣的能源多仰賴進口,必須發展自主性再生能源;台灣有優良技術,要發展再生能源並不困難,但政府缺乏決心,設定目標遜於各國,投資比率全球最低,他並語重心長問道:「台灣為何不長進?」

思考發展替代能源

 

核四停工之後,台電表示,未來電價上漲1成算很客氣;經濟部表示,如果核四停建,核一、核二、核三逐步除役,未來電價要漲4成。不過,去年台電首長在立法院答詢時說了真話,「無論核四蓋不蓋,電價都會上漲。電價調漲與核四停建與否是兩回事。」因此,企業界須做好最壞的準備,無論有無核四,過去長期享受的低廉電價時代結束了。

台灣的再生能源為何不長進?或許最簡單的答案是因為核四。這些年,政府不斷強調核能的各種優點,唯有核四續建才可以讓工商企業界、民眾享受最低廉的電價。在核四續建的前提下,既不穩定又昂貴的再生能源自然被擺在一邊。

如今核四停工,各界必須重新思考發展替代能源的可能性。翁啟惠指出,台灣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比重僅2%,產生的電力占總電力4%,遠不如歐洲、大陸和日本等;台灣如果從現在開始發展再生能源,到了2025年可能達到總能源比重的15%,產生電力可達總電力使用的30%,以台灣的技術能力,大有可為。

歐洲各國發展再生能源最積極,歐盟早就設定2020年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比重達20%的目標,儘管債務危機重創歐洲經濟,歐盟各國2012年再生能源占比平均為14%,比前一年增加1個百分點。目前有多個國家超越歐盟總目標,例如瑞典再生能源占比高達51%,拉脫維亞達35.8%、芬蘭達34.3%、奧地利達32.1%。

歐洲各國發展再生能源,並非一步到位,而是由政府帶動投資與研發逐年成長。以瑞典為例,再生能源占總能源比重從2004年的38.7%成長至今超過5成,每年增加1%以上。義大利則從5.7%成長至13.5%,每年約增加1個百分點。

儘管各國發展條件大不相同,但如果政府沒有決心推動,再生能源很難大幅成長。

建立自主能源系統

發展再生能源,除了建立自主性能源系統,並可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為減緩地球暖化的危害,聯合國開始為下一個15年訂定全球永續發展目標,其中,發展再生能源是重要項目。做為地球一分子,能源主要依賴進口的台灣,當然不能逃避這項責任。發展再生能源,不僅為了這一代,也為了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