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反核反獨裁」到「反核真獨裁」

2014042820:40
林義雄禁食進入第7天,台灣關於核四興建與否的爭議也進入了關鍵時刻。

林義雄的政治資產、地位與影響力都極為獨特,就政治經歷而言,他擔任過的最高公職不過是台灣省議員,但他投身黨外民主運動,歷經美麗島事件與軍法大審,更遭遇慘絕人寰、至今真相不明的滅門血案,出獄後長期以「和平與愛」的精神推動反對運動,奠定了他黨外運動、民主運動的神主牌地位,在中生代以上台灣本土派人士心中,林義雄象徵性、號召性地位,無人可以取代。

1998年他出任民進黨主席,這應該是美麗島事件之後,林義雄擔任過最「世俗化」的職務。在主席任內,他運用其威信與手腕,成功鋪平了陳水扁通往執政與總統大位的道路,陳水扁當選總統後,林義雄辭去黨主席,悄然引退。任內促成政黨輪替、國民黨下野,是他最大的政治功績。

「核四公投」一直是林義雄最主要的政治主張,他的核心目的不僅僅是反核四,而是要經由促進「用公民投票決定應否興建核四,來喚醒台灣人民的主人意識、培養台灣人民行使主人權利的能力。」這其實不脫台灣反核運動早期「反核就是反獨裁」的政治訴求,對於能源政策、環境永續、經濟發展之間的權衡,其實著墨甚少。

沉寂多時,林義雄又為核四公投展開禁食,一時之間似乎又要捲起台灣政治的新風暴。然而,一周過去了,林義雄的堅持固然引起若干共鳴,也引來大批綠營人士的造勢與表演,但是在整個社會氛圍上,並未真正引起廣大的迴響,這樣的現象實在值得各方深思。

以個人性、堅持性的行動來實現個人政治信念,是林義雄長期以來的政治作風。然而,其中的弊害其實也很明顯。2005年,民進黨內出現改選主席的權力競逐,當時林義雄就要求「曾經擔任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甚至有意角逐2008總統大位的人,都不適合擔任新的黨主席」。當時的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就回應說:「民主就是討論說明理由得到共識,既沒有討論也沒有說明理由,也不必共識,大家聽我的,民主國家沒有這種現象。」

林濁水說得剴切,也直指林義雄政治作風的核心要害。其實早在2004年,林義雄就以所謂的「高道德標準」,用個人禁食與靜坐的方式,逼使立法院朝野兩黨通過「國會減半」的修憲案,當時的「國會減半」,沒有嚴肅的政治學理論證,沒有長遠的政治思考與規畫,林義雄就以個人的聲望,操作台灣社會的民粹情緒,將嚴肅而重要的國會改革聚焦、限縮在草率的「減半」上。國會減半的結果,一方面使得國會席次缺乏憲政學理的基礎,一方面讓立委出現票票不等值的民意扭曲現象,再結合單一選區制,使得立委地方化、山頭化的問題更加嚴重。林義雄以個人激越行為,凌駕民主討論、思辨與決策的習慣,如果繼續用在關係台灣能源規畫、經濟發展和環境永續的核能議題上,是否會造成新的災難或後遺症,這是有識之士必須正視的問題。

核四的安全性與必要性確實引起社會大眾非常大的疑慮,然而核四存廢的決策,確實必須遵循民主程序和責任政治的原理,任何執政者都必須審慎評估、審慎決策,馬政府很可能過度相信台電與經濟部的說詞,很可能對於核電的安全性有過高的信賴,但在「審慎決策」這方面的堅持卻是正確的。

任何政治人物不管他過去有怎樣令人傷痛的遭遇,又有如何崇高的威信,都不宜、不應以個人生死健康來向決策者施壓,要求執政者丟棄民主與責任政治的倫理,不顧民主討論與決策,畢竟,誠如林濁水所言:「民主國家沒有這種現象」。

馬政府已經提出核四完工、通過安檢後,不放置燃料棒、不運轉,日後核四是否商轉須先經公投決定的方案。這個方案兼顧了核四安全、民主程序、工程契約、金融衝擊、經濟發展等各方面的考量,可說是一個適切的妥協方案。這樣的方案很可能讓「環境優先派」、「經濟發展派」都不盡滿意,但卻是一個顧全大局的方案,根據媒體立即的民調顯示,確實也獲得較多數民眾的支持。

包括林義雄在內的各方,都應該慎重考慮在這樣的大方向下進行協商,求取最大公約數。畢竟,在民主轉型後的台灣,「反核」早就該跟「反國民黨獨裁」脫勾,更進一步來說,如果一定要以一己之意來凌駕民主程序和民意趨向,這樣的反核主張就將異化成自己的對立面,由「反核反獨裁」,走向了「反核真獨裁」,難道林義雄堅持的「人民作主」竟是以這樣的方式來展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