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核四、服貿凍至2016,豈止窮一點 全民皆沉淪,綠營的科學怪人

2014042323:49

讓核四、服貿凍至2016[范疇 ]
這不是什麼大智慧,只是常識。當兩個球隊互責犯規,看場數萬觀眾群情激憤,即將跳下場為自己支持球隊出氣,最好的辦法,就是停止賽事十分鐘。中止賽事,觀眾還是會繼續鼓噪,但是沒人會跳下場子,看台也不會坍塌,群毆和踐踏事件得以避免。

在台灣,常識問題常會變成面子問題;球員講面子、教練講面子、觀眾也講面子,而且面子之上常常戴上民主法治大帽子。面來面去,受傷的是台灣社會的裡子。

服貿、核四爭議馬上就要火車對撞。兩列火車駕駛都擺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姿態,此時,我們需要讓這場卡通一樣的畫面停格,然後冒出一個喊聲:Cut!Time Out!休息,2016年選後再賽!

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以現任政府支持度之差,在歐洲早該全面改選。但台灣不是內閣總理制,而是舉世無雙的大總統制,倒閣沒用。全面提前改選立法委員?沒戲,所有立委不分藍綠都會反對。被這制度逼的,在4年改選之前,若發生必須攤牌的議題,只能火車對撞。避免火車對撞的唯一辦法,只有擱置爭議,交付選舉。

行文至此,我已經聽到兩列火車駕駛班子的駁斥聲了。南下的火車司機班子說,我若停車,核四就永遠蓋不成了,台灣未來的工業用電就要完蛋了,若停服貿,貨貿也沒戲了,台灣也進不了TPP了,台灣的經濟就要完蛋了。北上的火車司機班子說,好不容易搭上反服貿、反核四的勢頭便車,哪能讓引擎熄火?

司機們!你們真要拿萬民為芻狗嗎?台灣的能源問題,台灣的經濟問題,真的在乎這兩年嗎?過去14年,你們把車開到哪兒玩去了?你們現在殺紅了眼,不顧火車上乘客的死活,晚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還看得下去嗎?

人民現在把簽不簽服貿、簽怎樣的服貿、蓋不蓋核四,視為決定台灣命運的頭等大事,執政黨作為人民選出來的政黨,只有服從人民一途,任何家長式的態度都是反民主的。同樣的,對於人民的頭等疑慮,反對黨也只有尊重人民的疑慮一途,任何對人民思考空間的扼殺,也都是反民主的。

很多台灣人民說,在公元2000年的時候被騙了一次,另有很多台灣人民說,在公元2008年的時候被騙了;連續被兩個陣營各騙了一次,這真是老天送給台灣人的大禮,到了公元2016年,台灣人民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再說自己被騙了。

從2016年開始,台灣就要「轉大人」,以後只能怪自己。那麼,在服貿和核四議題上,就讓我們以兩年為期,讓台灣的人民冷靜下來,然後讓人民在2016年的總統、立委大選中做出決定。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豈止窮一點 全民皆沉淪[尹啟銘]
薪資議題一向是《自由時報》批判當前政府的焦點,去年10月至今年3月,半年之間該媒體有關薪資倒退的報導就達91筆。4月5日,該報自由談專欄登出〈台灣很美麗 頂多窮一點〉,聚焦在反服貿,終於揭開其長期關心台灣薪資倒退的假面具,反「中」才是真正的企圖;而為了反「中」,台灣人的生活是可以不顧的。

與此相輝映的是日前辜寬敏先生在媒體的半版廣告,其副標題寫著:「沒有服貿,台灣還是會活得好好的,只是有些人少賺一點錢而已。」台灣會不會活得好好的,只要看民進黨執政8年的結果就可知曉。

民進黨執政8年,兩岸經貿政策先採取「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繼之以「積極管理、有效開放」取代,凸顯扁政府手足失措,無法脫離「戒急用忍」的桎梏。8年之後,一味反中只為台灣留下兩項重大結果,一是對外經貿,包括出口、對外投資和海外生產,高度依賴中國大陸。

另方面,產業大規模外移大陸、企業關門大增、經濟成長下挫、失業率居高不下、實質薪資成長停滯,2005年我國平均每人國民生產毛額被南韓超越,落居亞洲四小龍之末。反「中」、堵「中」,已將台灣經濟推向沉淪,迄今台灣還在深受其害,台灣人民要繼續過苦日子嗎?

服貿和貨貿相較,很多人以為服貿重要性不如貨貿,其實不然。2000~12年,服務業占台灣GDP比重高達68%,份量不可謂不重。但平均成長率僅3.0%,遠低於製造業的7.0%,對經濟成長率的貢獻僅占54%。就業人數方面,服務業占比亦達59%;尤其是2000~12年間,台灣就業人數增加136.9萬人,來自於服務業者就占了85%,影響層面不可謂不廣。

但是2000~07年服務業實質平均薪資平均成長率為負0.28%,2008~11年其成長亦停滯在負0.19%。

問題出在哪裡?從結構面看,服務業多以內需市場為主,商業服務出口僅達貨品出口的16%;另外,服務業集中在傳統產業,研發費用僅占我國企業部門研發總投入的7%,現代服務業只占GDP12.4%,遠落於新加坡的29.6%之後,且為四小龍之末。由於市場飽和、結構老化,造成服務業生產力成長率下降、實質薪資倒退。由此足見,當前台灣服務業亟需的是能夠帶動產業成長及結構轉型的市場機會。

與台灣服務業市場規模小、成長遲滯相反的是大陸,以往經濟長期快速成長,帶動人民所得及內需市場躍進攀升。平均每人區域生產毛額(GRP)超過1萬美元的城市2007年僅3座,人口約2千2百萬;至2012年驟增至45座,達2億4千萬人。商業服務進口金額,2002~12年間增加5.1倍,遠高於全球的1.7倍。

台灣企業在大陸市場並擁有歷史、語言、文化等優勢,大陸的成長提供台灣藉機使力的發展機會,服貿協議則讓台灣在大陸龐大市場搶占先機,並且進一步帶動貨品出口(例如批發零售、電子商務等),能說不重要嗎?

至於貨貿協議,台灣對它的需要更勝過往昔。2011年大陸平均名目關稅稅率達9.6%,其中非農業產品平均稅率8.7%,集中在5~10%,遠高於台灣的4.5%且多集中在0~5%。早期台灣出口大陸的半成品、零組件主要提供大陸廠商加工出口,可以享受減免關稅待遇。而今大陸從世界工廠轉為世界市場,對出口至大陸供內銷的貨品,高關稅猶如一座高牆,不利我貨品出口至大陸的競爭。

其次,南韓、日本和歐盟27國都正積極與中國大陸洽簽FTA,一旦開始享受減免關稅待遇,我出口至大陸貨品立即遭遇嚴重競爭威脅。此外,大陸本地企業經過多年努力,進口替代效應逐漸發酵,製造業貨品進口占出口比重從1990年96%下滑至2002年的81%、2012年的55%;大陸企業甚至成為出口主力,外資企業在出口占比從2005年的58%一路下跌到2013年的47%。

綜上趨勢可以瞭解,在過去若兩岸簽署完成ECFA相關協議,對台灣企業在大陸市場競爭或許是得到一項競爭優勢,但時至今日,此項優勢已經成為一項必要條件。欠缺服貿、貨貿等協議的後果只有兩個,一是在大陸市場逐漸敗退,另一則是產業再度外移。

反服貿、貨貿對台灣的衝擊,何止是窮一點、錢少賺一點,根本就是向下沉淪!

(作者為前經建會主委)

綠營的科學怪人[彭蕙仙 ]
太陽花學運拒絕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代位清償」立法院物件毀損的賠償費。媒體說學運代表是「婉拒」,但從學運代表的聲明看,其實該說是「嚴拒」,因為太陽花認為許勝雄也是推動服貿的黑手之一。太陽花這個決定,除讓熱心找來商界好友相挺的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滿臉全豆花,更該敲醒包括蔡英文在內的綠營高層:在太陽花學運之前,這些年輕人或許出身自某某陣營,但經過學運,太陽花世代已經具有獨立的生命,不再受控制。他們反中、反馬、反服貿、反一切權威,也可能有一天,他們會回過頭來反綠。

學運領袖包括林飛帆、陳為廷和魏揚等,都出自蔡英文「小英基金會」培訓。不過,隨著學運在年輕世代間成了一個狂熱的、時尚的潮流之後,這些人對蔡英文,或者說對綠營而言,已如同瑪麗‧雪萊的寓言角色:「弗蘭肯斯坦」,也就是毀滅創造者的那個怪物。

蔡英文已確定是民進黨下屆主席,2016年她當然不會缺席。在民進黨內,蔡英文是個獨特的存在:她既不是「美麗島世代」、「律師世代」,也不是「學運世代」,她沒有在街頭打天下的經驗,在民進黨或台灣民主運動各個時期,蔡英文都是缺席者,此所以2008年陳雲林訪台,蔡英文率眾上街抗爭後,進行到一半就落跑,根本不知該如何收場。這樣的蔡英文本來被認為可以吸引中產階級、知識分子的選票,但是她的論述能力不足,性格又跟馬英九有驚人的雷同,他們自我意志超強,對自己所信賴的人則往往到了「迷信」的程度,致使決策圈愈走愈窄。

因此,如果有一天,蔡英文有機會登上高位、成為台灣的最高領導人,可以想像,她一定會被有街頭實戰經驗、曾狠狠地讓國民黨灰頭土臉、讓馬英九低聲下氣的綠色小將們「綁架」,包括思想上被教育、行動上被指導。太陽花學運的林、陳、魏創造出舉世唯一的抗爭模式,而蔡英文連在街頭舉手、喊口號,都顯得有些不自在、不流暢;較之林飛帆對情緒起伏、遣詞用句的掌控力,蔡英文只能說是相形見絀;這些比她年輕30幾歲的人對如何撩撥群眾,比她內行。其實蔡英文並不是一個太有領袖魅力的人,但因緣際會,她站上了政治舞台的高點。

然而,要不了多久,蔡英文和民進黨就會驚訝又失落地發現,他們只是這個舞台的過客,舞台上真正的主人是占領過立法院、進攻過行政院的太陽花英雄們。學運的孩子們或許真的有人是從切‧格瓦拉出發的,但革命的果實如此甜美,他們不知不覺成為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果若如此,將是歷史給台灣開的一個大玩笑。(作者為部落客)
社論-核四風暴 要朝野一起解套
核四到底要不要停建,因為林義雄昨天開始無限期禁食抗議,讓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四處奔走,分別會見行政院長江宜樺、台北市長郝龍斌、新北市長朱立倫,並表示願意和馬英九總統坐下來談,共同商量如何面對核四問題。

自1985年,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通過興建核四預算,要不要蓋核四,朝野一直翻來覆去,至今快30年,仍然無法解決。2011年發生日本福島核安問題,讓反核聲浪風起雲湧。去年行政院長江宜樺提出核四公投的議題,卻因為立法院朝野意見無法整合,加上公投門檻過高、反服貿協議的抗爭,核四爭議延宕至今,但是反核的抗議聲浪是有增無減。

其實,核四要不要停建是選擇題,不應該是是非題。關鍵就在,朝野政黨和人民要有共識,並且願意一起承擔停建核四後,必須面對比較高電價的生活代價。如果大家願意忍受相對高的電價,以及擬妥沒有核四,核一、核二、核三是否延役、替代能源如何備妥的共識,核四停建,或者建好封存不運轉,也是合理的選擇。

蘇貞昌會見江宜樺時提出兩個主張,一、行政院宣布停建核四;二、支持民進黨提出的核四公投特別條例。其中由行政院宣布停建核四的主張,江宜樺表示,行政院不能自行決定,的確是事實,也讓人有蘇貞昌是否明知故犯的感覺。

因為2000年10月27日,當時的行政院長張俊雄宣布停建核四,不僅股市重挫,立法院召開臨時會補破網,還動用到大法官會議解釋指出,行政院停建決定違背法律效力,也就是無效,逼得行政院再對外宣布核四復建。換言之,行政院不能自行決定停建核四。

至於是否支持民進黨提出的核四公投特別條例?關鍵就在目前公投法的門檻太高,被批評是鳥籠公投。民進黨主張比照離島條例,降低公投的門檻,以簡單多數決來決定核四要不要蓋。這個議題又牽涉到底公投的門檻多少才是合理?其次是有沒有必要為核四公投訂定特別條例,還是畢其功於一役,修改公投法,對於公共政策的公投,降低門檻,不是依個案訂定特別條例。

支持修改公投法,降低投票門檻的主張認為,我們總統選舉就是採相對多數就當選,並不是絕對多數。如果以總統這麼重要的權位都只是相對多數就當選,為什麼公投法規定要選舉人的一半投票,並且得票數要過半,這種「雙二一」的高門檻?其實,當初設計這麼高的門檻,說穿了就是避免動輒發動統獨公投,造成政局動盪不安。

了解當初的立法背景,就比較容易理出脈絡。尤其從去年江揆提出的核四公投,到民進黨提出的核四公投特別條例,可以說朝野都有核四公投的共識,問題在公投門檻的高低。因此朝野應該可以考慮釜底抽薪之計,修改公投法,把涉及國家定位的統獨公投保留目前的高門檻,至於一般的公共議題、公共政策公投,降低投票門檻,一方面解決鳥籠公投的爭議,另一方面也不必每一次遇到不同的公共政策就要訂定特別條例來公投。

另外是,如果降低公投門檻有共識,什麼時候公投?蘇貞昌擔心被批評政治算計太多,不搞公投綁大選,主動提出和年底七合一大選脫勾。蘇既然釋出這個善意,朝野可以考慮核四安檢後公投,應該是比較專業、負責任的做法。

當然,沒有核安就沒有核四,如果連安檢都沒有通過,核四就再見了,也不必公投。

最後,還是要呼籲朝野政治人物,拿出對歷史負責的政治良心,認真面對這個被擺爛了30年的核四問題。2000年民進黨停建核四的風暴,是由已經卸任總統的李登輝、當時的陳水扁總統和立法院長王金平連袂出手補救善後。面對來勢洶洶的新核四風暴,國民黨不要忘了找政治歷練深厚,曾經為停建核四善後的王金平共商決策,拆解「核爆」。

至於馬王恩怨就暫時擺一邊吧!

停止造神運動[        徐武軍/退休大學教授]
在林義雄先生以「斷食」為手段的倡導下,新一波的反核運動正在台灣展開。因為林義雄先生具有道德高度,及犧牲一己生命的勇氣,是以有人認為這一次的反核運動具有空前的能量。

台灣的現實是:電價必須能保持在和南韓與中國的同一水平,否則產業的競爭力會下降。當台灣的產業因競爭力不足而萎縮時,服務業也會因服務對象逐漸消失而沒落,台灣人要憑什麼來生活?是以政府在能源方面的做法,一定是要設法維持具有競爭力發電成本、關係全民的生存,並無其他的選擇。是以在經歷了311核變事件後,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在今年3月決議要重啟核電,原因即在此。

核電是否就是洪水猛獸?法國的核能,多年以來占總發電量的78%。法國人今日活得並不愁苦,也看不出有人為末日做準備。

在全世界,核能是一種選項。對林義雄先生來說,「反核」是信仰;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斷食」或自殺,那都是林先生個人的選擇,完全用不著自我膨脹的去牽拖他人。為了自己的信仰,而要導引其他的人一起受苦受難,在我的心目中是「邪神」才會去做的事;一起「跳神」的人,不是「神棍」就是「愚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