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微涼 ......

2014042320:15


 



夜,微涼


窗外的夜幕已經降臨,月亮悄悄的爬上枝頭。

風兒依然在輕輕地吹拂著,星星也開始點綴起漆黑的天空。

許多人,許多事,許多曾經綴滿星空的渴望與憧憬,依舊在時光隧道依舊無盡延伸,連接著的記憶,還有遠去的年華。

時光的灰燼,消散了的塵煙往事,散落於紅塵,彌漫於心間。
  
歲月留痕,在漫漫長河中緩緩劃過,又默默回流。

有些人,必須坦然面對,有事卻只能埋藏在心底,成為最珍貴的記憶。

人生起起伏伏,不知有多少真情珍藏在記憶中,又有多少人擦肩而過?

有緣的人,無論相隔千萬之遙,終會聚在一起,攜手紅塵。

無緣的人,縱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無份相逢。

一些人還沒有好好相愛,就成了過客,終是沒有再見。

 


夜,繁星璀璨,依然緘默無語。

滿滿的心願,踮起腳,閃爍的許願星就能觸到。

那些斷斷續續閃爍的點點星光。

是誰的夢。誰的期待?

莫名的感動,莫名的心傷。

什麽叫近,什麽叫遠?什麽是情,什麽是愛?

曾經我愛的人,愛過我的人,是否被漸次老去的時光淹沒?

想著,不覺輕輕嘆息,清愁溢滿字裏行間。

相知,一念緣起,相攜,一度溫暖,相遇,一生想念,相伴,便是永世的牽掛。  
  


紅塵茫茫,世事滄桑。

愛情裏面沒有誰對不起誰。

只有誰不懂得珍惜誰。

情深何必嘆緣淺,緣淺為何重情深。

感傷的文字,感傷的夜。

滿滿只是那些憂傷零碎的畫面。無奈,無語。

走走停停,尋尋覓覓。

消逝的戀情總的刻骨銘心的,珍惜或放下,都是生命中必經的過程。
  
浮華如雲煙,悄然散盡,如同每一次的擦肩,每一次的回眸,都是前世註定好的。

四季輪回,塵緣如夢。

其實,很多時候,心底所期盼的只是一個微笑,一個暖暖的擁抱而己。

沈睡的季節,時間停步。

風還是繼續吹,只是已經物是人非,拈縷情絲,把一世的年華舞盡。

蕭瑟的夜風,掠過心底那層淡淡的憂傷,夜幕歸途,一望四周蒼茫。
  


細數流年,不是所有的過往都是美好,還有許多想要擦去卻擦不去的殘痕。

疼痛的往事可以選擇忘記,可縱算忘記了,並不意味著就真的不存在。

既是省略不去的過程,也只好默默忍受。

天空,似乎近在咫尺,歲歲年年,日日月月間,流年依舊在塵埃裏輪轉,年華的身影依舊在細碎的清風裏穿越。

每一個人都是過客,每一片記憶都是曾經。

每個人的一生都在演繹一幕又一幕的戲,或是真或是假、或是長或是短、或喜或悲。

一場戲的結束意味著另一場戲的開始,所以不必過於沈浸在昨天。

 


別了離恨,遠了喧囂,閉上眼。

默默的許下一個願望。

希望,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盼望,從此時起,做一個暖暖的,淡淡的人,與愛自己的人,平平淡淡的度過一生。
  
 
                                
       
 

相思的夜


淡淡的月光靜靜灑滿孤窗
今晚的夜色又再如水冰涼
我佇立窗前為你苦苦思量
牽掛的你卻身在遠方

淡淡的憂傷輕輕落滿心房
想你的夜晚總是有些淒涼
為何有情人卻要天涯相望
遠方的你是否情依然

就讓窗外的夜風替我訴說衷腸
帶著相思飄進你的夢鄉
願遠方的你 歸期不會太遙遠
莫讓相思教人苦斷腸

就讓窗外的月光照亮你的夢鄉
在你夢裏映出重逢時光
願遠方的你 早日回到我身旁
相知相守不再有離傷

淡淡的月光靜靜灑滿孤窗
今晚的夜色又再如水冰涼
我佇立窗前為你苦苦思量
牽掛的你卻身在遠方

淡淡的憂傷輕輕落滿心房
想你的夜晚總是有些淒涼
為何有情人卻要天涯相望
遠方的你是否情依然

淡淡的憂傷輕輕落滿心房
想你的夜晚總是有些淒涼
為何有情人卻要天涯相望
遠方的你是否情依然

淡淡的憂傷輕輕落滿心房
想你的夜晚總是有些淒涼
為何有情人卻要天涯相望
遠方的你是否情依然

就讓窗外的夜風替我訴說衷腸
帶著相思飄進你的夢鄉
願遠方的你 歸期不會太遙遠
莫讓相思教人苦斷腸

就讓窗外的月光照亮你的夢鄉
在你夢裏映出重逢時光
願遠方的你 早日回到我身旁
相知相守不再有離傷

就讓窗外的夜風替我訴說衷腸
帶著相思飄進你的夢鄉
願遠方的你 歸期不會太遙遠
莫讓相思教人苦斷腸

就讓窗外的月光照亮你的夢鄉
在你夢裏映出重逢時光
願遠方的你 早日回到我身旁
相知相守不再有離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