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野草中

2013050522:51
 
 
 
春天是吃野菜的季節,今春已嘗過許許多多種野菜了。我們小小白石莊,十年不曾用過任何化學肥料或農藥,遍地野菜隨意摘,放心吃,吃出一種乾淨土地特有的芬芳。

各種野菜中,昭和草也算得上美味之一。昭和、咸豐二味都是強勢台灣野草,尤其是別名「恰查某」的咸豐草,更是往往占據整個地表,開滿密麻麻小白花。然而它是蜜蜂重要蜜源植物,其嫩葉、嫩心也是好野菜,只是其味稍苦,得先用熱水涮過去味,再加多一點調味料去其特殊味道,不若昭和草之可親可口。

昭和草會長出像口紅般的花,以前鄉下的小孩拿它扮家家酒當口紅,但如要吃它,花開出來時已稍嫌慢了些,最適當的是在植株長到若干高度,快要開始開花時,葉最肥嫩,隨摘隨炒,或是煮一碗蛋花湯,鮮滑對味之至。

昭和草、咸豐草,看名字就了解它並不是台灣的「土產」,它們都是日治未期才被大量移進台灣的。

台灣這塊風水寶地包容性強,聚納各式各樣外來物種。當時引進目的或許現已時過境遷,但既然再也除之不去,也唯有與之為友,和平共處,如能化無用為有用,豈非明智?

既然這兩種植物生命力強,無須肥料,更不須管理便可大量繁衍,如有人透過計畫種植,聘請名廚研發,精心調理上桌,豈非大大減少吃進農藥殘毒的風險?更何況此物易長易熟,無虞天災雨災無菜,植栽幾乎無需成本。

咸豐草是蜜源植物,且又四季開花不停,發展咸豐草蜜更可成為蜜源穩定,沒有農藥、天然有機、四季生產的純天然蜂蜜。

人們常擔心買到餵蜜蜂糖水而產出的假蜜,或是含殘毒的毒蜜,放著這麼好而又這麼多的蜜源植物不用,未免太可惜了。

兩種草,我偏愛昭和草多些,主要的原因是它不「恰」,它不會讓種子牢牢黏著在我的衣褲上,讓我拔得好生惱火,而且它的花色粉紅,是那麼的美,每每讓我憶起童稚時期「青梅竹馬」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