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溢價買電 轉嫁全民買單+政府賴帳533億 壓垮台電 魚肉人民

2012041607:48

2.  政府賴帳533億 壓垮台電 魚肉人民+1. 台電溢價買電 轉嫁全民買單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李宇欣、高嘉和/台北報導〕台電以嚴重虧損為由,將於五月大幅調漲電價。立法院親民黨團昨指出,離島電價補貼政府違法由台電自行吸收,十幾年來賴帳五百餘億元,若政府不賴帳,三三○度以下的用電戶,根本無須調漲電費!台電也利用此次機會超額調漲,創造超額利潤,政府賴帳、台電就魚肉人民,這樣的政府,跟流氓沒什麼兩樣!

若無欠款 330度以下用戶無須漲價

親民黨團總召李桐豪昨召開記者會指出,外界在看電價調漲時,多半注意台電的購電機制,或其員工福利,但這相較於政府的態度,其實只是小事。

李桐豪表示,台電聲稱至今已累積一三二二億元的巨額虧損,但仔細檢視台電的虧損原因,其中一大部分根本就是政府欠款所致。

他指出,經濟部要求台電為配合離島建設,補貼離島電價;但經濟部卻未依離島建設條例、離島供電營運虧損補助辦法之規定,編列預算撥款還給台電,讓台電從八十九年到一百年的十二年間,吸收了五二四.一八億元。再者,依苗栗鯉魚潭水庫士林水力發電計畫,水利署也應分攤九.四一億元的建設經費;但這部分也由台電自行吸收。

李桐豪說,光這兩筆較大額的政府欠款,就高達五三三.五九億元,相當台電虧損總金額的四成;可說是政府違法賴帳,要台電自行吸收,最後當然是全民買單;這樣的政府,跟流氓沒什麼兩樣!

李桐豪進一步分析,按台電的電價合理化方案,用電介於一二○至三三○度者,約有四三一萬戶,每月電價支出約增八十七元,一年可為台電增加四十五億元之營收。而離島電價補貼之金額,每年約為四、五十億元,若政府都有依法撥補,三三○度以下的用電戶,根本無須調漲電費!

李桐豪也痛斥台電超額調漲。他指出,依台電彌平虧損之計畫,預計要用八年攤還一三二二億元虧損;據此計算,每度電只需調漲○.○六五元,再加上售電成本高於平均電價的差額○.二二元,每度電至多調漲○.二八五元即可,相當於十一%的漲幅;但台電此次的平均漲幅卻在十四%以上,最高漲幅還達四十%。如此超額調漲下,當然讓台電在明年就樂得獲利一七八億元。

李桐豪批評,這種超額調漲已不只是想彌平虧損,而是想藉此創造超額利潤,簡直就在魚肉全民!

李桐豪要求經濟部依法行政,立即撥補台電因離島供電、分攤鯉魚潭水庫建設經費所產生之虧損;同時也須據國營事業管理法規定,將計價公式或費率方案,函報主計總處公用事業費率審議委員會,並層轉立法院審議,不得違法於五月十五日逕自公告調漲電價。

對立委的批評,經濟部次長黃重球無奈說,當時立院通過離島建設條例,要補貼離島用電,但主計處卻不同意經濟部編列預算,只好由台電自行吸收,這不是經濟部賴帳,而是根本爭取不到預算。

 

1.        台電溢價買電 轉嫁全民買單

 

 

向民間購電 比自行發電貴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王貝林/台北報導〕台電長年虧損,電價預計五月中旬大幅調漲,但虧損一大部分的原因,卻是台電扮冤大頭掏空自己,每年花一千多億元向民間電廠購電,價格不僅比他們自己發電成本高,買回來的電卻又遠高於備載容量,等於完全用不到。

朝野立委皆質疑,台電只是透過漲價,將不合理、失敗的投資損失,轉嫁給全民承擔。而且自己轉投資的電廠負責人,不乏該公司退休高層,購電單價卻比一般民間電廠高得多!台電有利用轉投資電廠,上下其手謀取不當利益的可能。

民進黨立委林佳龍估算,台電自行發電每度二.八九元(去年度決算),向民營電廠購電平均價為每度三.五八元,一年購買近四百億度電,比自己發電多花兩百多億元。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更指出,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日前公開表示「台灣電價被寵壞了」,但旗下的「嘉惠電廠」卻以每度三.六五元的價格,賣電給台電,高於民間電廠三.五八元的平均價。

保證收購 民營電廠利潤高

政府為紓解電源不足及開發困境,並配合電業自由化趨勢,八十三年起分四階段開放民間業者自設電廠發電,並與台電簽訂二十五年的長期合約,由台電保證收購,經營民營電廠成為穩賺不賠的生意。

目前與台電簽約的民營發電業者共有九家、十四部機組,發電量約占台電總電量的二十%,遠超過備載容量十六%的需求;也就是說,這些買回來的電不但都沒用到,還遠超過防備不時之需的備用電力需求,調整的方式,只能讓台電的發電設備閒置。

更離譜的是,同樣是民間電廠,台電轉投資電廠生產的電力,硬是比其他民間電廠貴上許多。

轉投資發電 購回單價更高

當年為鼓勵汽電共生,台電投資成立台灣汽電共生股份有限公司,並以二十五.七五%的持股,成為最大股東。台汽電再轉投資森霸電力(持股三十五%)、星能電力(持股三十二.五%)、星元電力(持股三十三.六七%)等三家民營電廠;台汽電去年還併購美亞電力公司,因而取得國光電力(最大股東為中油)三十五%的股權。

立委林佳龍估算,台電轉投資民營電廠,約占國內民營發電量的三十一.六%,市占率第一名。台電向轉投資的國光、星能、森霸、星元採購的電價,每度高達三.七二元至四元,遠高於三.五八元的平均價格,更比台電自行發電的每度二.八九元高得多。

所以在台電去年出現鉅額虧損的同時,民營電廠卻都享有高額利潤。民間業者投資的麥寮、和平、長生、新桃等四間電廠,去年度的盈餘超過一百五十億元;台電轉投資的星能、森霸,年度也有廿餘億元的盈餘。

立委質疑 台電涉利益掛勾

林佳龍分析,國光、星能和森霸等三間燃氣電廠,採取天然氣聯合採購壓低成本,但電價卻還賣得比別人貴;他問過台電,台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令人懷疑台電與轉投資電廠有不可告人的利益掛勾。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也質疑,台電空有這麼多備載電力,只要自己多產一%的電,就能減少一百億元設備閒置,不用向外買比較貴的電;台電購電浪費的錢好好查清楚,其實就不用漲電價了。

觀念平台-油電價雙漲的省思

  • 2012-04-18 00:57
  • 工商時報
  • 【黃茂雄東元集團會長】

 在一片怨聲載道中,經濟部12日公布五月十五日起電價調漲,商業用電平均漲幅30%,工業用電平均漲幅35%。

 這讓我想起10年前,我力倡政府應該要實施節能政策,不僅冷氣機等家電產品要導入省電裝置,其它工業設備更要投入高效能概念,鼓勵用高效能的電機設備,讓台灣的經濟環境能向上提升,並和國際市場接軌。

 但是當時的部會首長,認為讓工業界採用新一代的設備,會增加投資負擔,而且由於當時能供應高效能設備的廠商大概只有東元等極少數的廠商有能力生產,於是此議題就一直拖延,不管是政黨輪替或部會首長異動,節能的政策始終就是個和緩的口號。

 反觀美國,卻在1997年就採用第一代的高效能馬達(IE-1),在不斷的推新設備下,現在美國已經是第三代的升級版高效能(IE-3+ tremium)馬達,而台灣是2003年才採用第一代的設備至今為足,足見台灣在節能設備上,始終落後美國約7-10年。

 而且最讓人覺得疑惑的是,這次油電價的調漲,民意普遍的感受是為了解決中油和台電的虧損,而不是為了要提升產業結構或對民生產業有利的政策,而且即使中油和台電是因國際油價和電價調漲導致虧損,但一般老百姓卻認為,這是公家單位的費用浮誇,效率不彰等各種浪費所致,因此,這種先入為主的印象即是長期來民眾對政府的負面觀感。

 我想油電價雙漲是全世界趨勢,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政府的政策應該要有更長遠的前瞻性眼光,如果10年前就能導入高效能的設備,那麼企業的投資折舊早就結束了,也不會像現在這麼驚慌及痛苦;而且即使要調漲電價,也要有更完整的政略和機制,讓整個台灣產業透過節能,提升產能設備的方式,讓產業升級以外產業結構也能脫胎換骨,而不是只停留在口號的階段。

 1980年代時,全球因油價大漲,發生第二次能源危機,國內當時在短短的兩年內(1979年6月到1981年3月),電價調漲四次,油價調升三次,鐵路及公路客貨運票價也漲了兩次,在通膨的預期心理下,民眾四處搶購衛生紙、沙拉油和白米的陰影猶存,這次的油電雙漲的骨牌效應,將引爆民生物資的上漲也是不能輕忽的!

 今年全球經濟面臨很大的挑戰,一向以外銷為主的國內產業壓力四伏,外有景氣衝擊,內有油電價調漲、人事薪資成本上升,加上人才流失,下半年有絕大多數的企業恐怕會開始進入渡小月的窘狀。

 去年東日本發生311大地震,為了能快速回復日本的產業動能,日本政府祭出十項供電平準化政策,要企業彈性上班,讓電力使用能平均,於是不少企業就調班在周六、周日上班,平常時間休假。由於企業主的共體時艱,日本的工業界很快就回復正常運作的機制,但反觀政府卻連輻射的廢棄物處理都還沒有頭緒。

 帶領日產汽車成為全球最大電動車廠的大功臣高恩(GHOSN),在1999年接手奄奄一息的日產,他認為在地球資源將耗盡時,電動車的發展將成為趨勢,於是他鎖定此領域發展,利用前瞻性的技術推出電動車。而到2011年止,日產不僅成為電動車的翹楚,日產的業績在10年內成長了2倍,員工的人數由12萬人增加到24萬人,日產更由原本的負債累累到現在的零負債,高登創造的日產奇蹟,是很值得學習的!

 高恩認為領導人要有三點能力:一是神經要大條一點,不要太拘泥於細節,讓自己陷入父子騎驢的窘狀。二、耳朵要大一點,要多廣納意見。三、心要大一點,要有氣魄和執行力。

 日產10年的成功改造,正是日本泡沫經濟最嚴重的時候,這期間有美國次貸風暴、日本311大地震、歐債的金融危機,還有日本政壇的不斷更替,但日產在夾縫中卻殺出一條血路,可見事在人為,台灣加油!